<acronym id="ukgyb"></acronym>
    <li id="ukgyb"><ruby id="ukgyb"></ruby></li>
    <pre id="ukgyb"><label id="ukgyb"><xmp id="ukgyb"></xmp></label></pre>

      <track id="ukgyb"></track>
      <table id="ukgyb"></table>
    1. 關注我們
      荊楚網 > 即時新聞

      永遠在一起!清明前,五條嶺又有兩位烈士“回家”

      發布時間:2022年03月30日15:44 來源: 中國江蘇網

      【為英烈尋親】永遠在一起!清明前,五條嶺又有兩位烈士“回家”

      75年前,鹽南阻擊戰在以伍佑為中心的鹽南地區打響,中國人民解放軍華東野戰軍2000多名戰士血灑沙場,再沒踏上回家的路。戰士遺體壘成的墳塋,被當地百姓稱為“五條嶺”。

      自那時起,有一家三代人義務守護“五條嶺”,陪伴“最親的人”。第三代守墓人卞康全更是與社會各界接力追尋,為烈士尋找親人。截至目前,已有345位烈士與親人“團聚”。

      三月末的清晨,因疫情而處于閉園狀態的江蘇鹽城五條嶺烈士陵園尤顯冷清。守墓人卞康全推著裝滿新土的獨輪車走進來,身后跟著年邁的父親。從車里捧一抔土,攏成方形,雙手托舉輕輕置于墳塋,末了深鞠一躬。為五條長嶺添土的過程中,二人彼此無言,只留南風在林間低吟。

      一霎清明雨,最憶是故人。在五條嶺烈士尋親信發出后的第5年,越來越多的尋親者見到了這片守護至親的“山嶺”。激動、想念、悲傷、遺憾……五條嶺的泥土沾滿了濃烈的情緒,見證了一次又一次的“久別重逢”。

      “二伯,來看您了!”2022年正月初八,孫少國和妻子循著地址來到五條嶺烈士陵園,祭奠孫汝同烈士的百歲誕辰。

      初到陵園,他們在為數不多的“有名”墓碑前來回兜轉,始終沒能看見心里期待的名字?!氨蹇等f,二伯和戰友疊葬在一起,分不清埋在哪條嶺下了?!?/p>

      夫妻倆將祭品放在第一縱嶺和剛修葺好的白墻間,成疊的黃紙被瞬間起勢的火焰吞沒,燎起的熱浪模糊了視線,帶著孫家人的思念消散在半空。

      “聽我奶奶說,兄弟幾個里,孫汝同是最高大壯實的。他十三四歲的時候就挑得起重擔子。一次,他一口氣把孫母從老家射陽背到了十多里外的青墩村,村里人直夸他力氣大,是當兵的好料子?!?/p>

      1945年,22歲的孫汝同成為華東野戰軍十縱隊八十四團的一名戰士。由于表現突出,他很快升任班長。兩年后的冬天,他所在的部隊來到伍佑參戰,冷風攜著炮火彌漫天際,幾十里外的村莊都能聽見轟鳴。

      戰爭爆發沒多久,孫家父母收到鄰村人遞來的兒子犧牲的消息。他們慌忙丟下農具,捎上三弟奔出門去。一路哭,一路疾走,徒步近百里,一心想帶回兒子的遺骸??蓪⒁叩轿橛訒r,一位戰士攔住他們的去路,勸告孫母:“大娘,前方戰斗很激烈,你們趕緊回吧!”

      路仍在,卻不能再向前了。孫家父母看向戰場的方向,直直地跌坐在地上,嚎啕一場。

      “后來,奶奶從回村的戰友那里再次聽到了二伯的消息?!睂O少國重復著祖母曾向他講述的場景:與敵人殊死搏斗之際,孫汝同的刺刀已直插敵人心臟,他的綁腿布帶卻突然松開來,不慎被敵人絆倒,再沒能起來。

      孫母去世后的第34年,一封發自五條嶺烈士陵園的尋親信送到了孫少國大哥的手中?!吧昙叶者€是二伯還在世時才有的村名,早就改成長勝村了?!壁s在孫汝同烈士的百歲誕辰前,來自現在的信帶著經年記憶,再次將他和親人連在一起?!半m然晚了70多年,但好在我們幫奶奶把他的孩子帶回家了?!睂O少國感嘆。

      “濱??h 坎北公社廣垛大隊 陸余九烈士后人 收”,這封2020年發出的尋親信卻失了“運氣”,沒能等到它的收件人。

      “很多年前我們全家搬到了射陽,信上說的坎北公社也早就不在了?!蹦杲椎年懝疟母改缚谥新牭健瓣懹嗑拧钡拿?,這位從未謀面的叔叔倒在了1947年的伍佑戰場,自此尸骨難尋,直到這封信的出現?!耙粋€堂兄弟回鄉探親,從村部那看到這封信,立馬拍了照片發給我。寄信地址寫得很清楚,鹽城五條嶺烈士陵園?!?/p>

      家中排行老三,年輕時參軍,華東野戰軍十二縱隊三十五旅一〇三團二營五連的戰士……陸古兵對叔叔的了解僅停留于父親的只言片語。曾有一張寫著烈士證明的牛皮紙可作為信息佐證,但幾經搬遷后也無處可尋了?!笆迨迨羌依镂ㄒ坏哪卸?,我父親本來是他的堂弟。他犧牲后,父親就被過繼到他家,成了家里的頂梁柱?!?/p>

      如今,陸古兵的父親已是年近九十的高齡,漸漸不再向身邊的人提及陸余九的事情,唯有和陸余九的胞妹見面時,才會吐露對哥哥的思念。

      2022年2月14日,收到尋親信信息的第二天,陸古兵帶著家中同輩驅車趕往鹽城。一行八人到達陵園時,見到了等在入口處的卞康全?!八麕覀內ズ藢嵸Y料,一本叫《難忘五條嶺》的書上記著我叔叔的名字?!?/p>

      受疫情影響,他們未能進園,一家人遠遠望著五條嶺的位置,約定好下次到來的時間?!笆啬谷烁覀冊敿氄f了當年那場戰爭,還有鄉親們是怎么幫著埋葬烈士的。作為后人來講,除了感謝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眮碇?,擔心父親情緒激動,陸古兵沒有告訴他已找到叔叔的歸處。他將《難忘五條嶺》翻到“陸余九”那一頁,端正地拍下照片,準備帶回去給父親看?!耙郧皢栠^父親有沒有想過去找叔叔的下落,他說,只要家人不忘記他,他就永遠和我們在一起?!?/p>

      新江蘇·中國江蘇網記者 柏麗娟 童棹凡

      【糾錯】編輯:肖夢吟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荊楚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營業執照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互聯網出版機構網絡視聽節目許可證廣播電視節目許可證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

      版權為 荊楚網 www.vamonessa.com 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加勒比最新无码av免费资源
        <acronym id="ukgyb"></acronym>
        <li id="ukgyb"><ruby id="ukgyb"></ruby></li>
        <pre id="ukgyb"><label id="ukgyb"><xmp id="ukgyb"></xmp></label></pre>

          <track id="ukgyb"></track>
          <table id="ukgyb"></table>